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AWM[绝地求生]_ 86.第八十六章-

时间:2021-01-13 23: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漫漫何其多小说AWM[绝地求生] 86.第八十六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翌日早晨,祁醉醒来后轻手轻脚的摸了摸于炀的额头。

    温度如常。

    于炀呼吸均匀,踏踏实实的倚着祁醉熟睡着,除了身上多了点儿吻|痕以外,和平时没有任何两样。

    祁醉突然想起了俱乐部宣发的漫画海报上的Youth。

    海报上的漫画版Youth上身只穿着三级护甲,隐隐约约露出纹身来,拿着他喜欢用的GROZA,表情桀骜又暴戾。

    那是别人眼里的Youth。

    祁醉轻轻摩挲于炀后肩上的两排纹身,昨晚每次亲到这里时,于炀都会发出隐忍的鼻音,好像比别的地方更敏感似得。

    但于炀偏偏连躲都不会躲,祁醉要做什么他都配合,让怎么样就怎么样,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待宰羔羊一般把头撞在祁醉胸口,随意祁醉动作。

    纯情又好骗的Youth,连祁醉哪句是真话哪句是**也分不清。

    反正就是不会拒绝。

    半年前,谢辰为了试探祁醉会不会恃爱行凶,故意向他描述于炀若用了Rush会有多么可爱多么柔软。

    回顾昨晚……祁醉觉得于炀和用了药也没什么区别了。

    不枉他忍了那么久,一点点给于炀脱敏,终于是把他的病彻底治好了。

    如果说还有不期而然的收获,就是于炀在□□上对他非常信赖,几乎到了予取予求的地步。

    于炀稍稍动了下,胳膊露了出来,房间里空调开得低,祁醉怕他冷,尽量轻的拉了拉被子,于炀睫毛动了下,醒了。

    “没事,睡你的。”祁醉看了一眼时间,轻声道,“刚九点。”

    于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昨晚的记忆回笼,于炀瞬间清醒了。

    昨晚……

    俩人做了。

    不单是做了……

    平日里说得出口的说不出口的,昨夜被祁醉半强迫的,于炀什么都说了……

    于炀羞愤的把头杵在了枕头上。

    祁醉知道他不好意思,没提昨天的事,忍笑商量起了闲话:“表演赛以后估计要在这边玩上两三天,回国后……咱们直接去我家?”

    于炀抬头,迟疑:“不回基地吗?”

    “比赛结束后就放假了。”祁醉道,“基地没人,你也约不到练习赛,回去做什么?”

    于炀一想也是,但有点近乡情怯:“直……直接去?要住在家里吗?别太打扰你父母吧……”

    祁醉笑了:“打扰?我妈巴不得呢,催了好几次了,她是真的挺喜欢你的,不然不会这么费心。”

    “至于住不住下……你喜欢住的话我们就住几天。”祁醉并不强迫于炀,只是轻声道,“在我房间睡一次试试?童养媳的谣言传了这么久了,落实一下?”

    于炀耳朵发红,片刻后点头答应了。

    祁醉想让于炀再休息会儿,于炀却有自己的队长包袱,他怕起床太晚被其他队友发现,想第一时间出现在早餐厅,免得引人猜测。

    不过这会儿楼下已经忙成一团,根本没人想的起来他俩。

    辛巴病了。

    其实也说不上是病,他是喝大了。

    辛巴本来就不会喝酒,昨晚自认到了人生巅峰,一切都圆满,太高兴了,不用别人劝,自己慷慨激扬的一杯杯往下灌,喝了五六杯度数不低的鸡尾酒,回来后从凌晨开始就不舒服,吐了几次后被老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问题倒是不大,做了检查后说是轻微脱水加上轻微的肠胃炎,挂了一瓶水,开了几片药就被送回来了。

    送回来后的辛巴精神挺好,给大家道歉后老老实实的吃了药吃了营养餐,但脸色始终还是发白,相较平日虚弱了许多。

    “也不知道光吃药行不行。”赖华眉头紧皱,“我英文不行,跟他们说不清,也不知道那些医生说的什么……祁醉呢?不然让他带着辛巴再去看看?”

    “祁醉?别指望了。”贺小旭低头翻看从医院拿回来的辛巴病历小册子,冷笑,“这会儿估计开心的jb都要翘上天了,还顾得上你……”

    贺小旭话音未落,祁醉和于炀前后脚的进了门。

    “开的什么药?”

    祁醉已看了HOG私群里的记录,过来拿起桌上的几盒药看了看,翻译了下,是对症的。

    卜那那发愁:“毛病说大不大,我去年喝多了也是这个症状,没当回事没吃药也过去了,但这明天还有比赛……”

    “你们也是!”贺小旭一心烦就开始甩锅,“没事儿喝那么多做什么?!明明一开始就喝了点软饮,一直好好的……”

    老凯讪讪的咳了下,“那不是你突然说,喝多少你都买单么……”

    贺小旭被气的肺疼。

    卜那那和稀泥,“都有错都有错,鲁迅就说过,solo赛之前不要喝酒蹦迪,不听,你看看喝倒了一个……”

    “鲁迅没说过这个……”贺小旭被气的有气无力,“算了……反正是表演赛,随便应付应付得了。”

    “这怎么应付?”祁醉上下看看辛巴,皱眉,“打到一半儿,他上吐下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战队恶意竞争,故意破坏其他选手比赛环境……”

    辛巴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欲哭无泪。

    “表演赛也是比赛,应付?”赖华横了贺小旭一眼,考虑片刻后看向祁醉,拍板,“明天你替辛巴上。”

    祁醉怔了下,看向辛巴,“我替他?”

    “好好好!”辛巴可怜巴巴的,“行……行吗?祁神的手能坚持吗?都怪我……”

    祁醉活动了一下手腕,顿了先点头:“四局表演赛,问题不大。”

    这事儿就这么被拍板了。

    默默替辛巴烧了壶热水的于炀回来后听到赖华的安排,漆黑的眸子突然一亮。

    他……终于能和祁醉打一次solo赛了吗?

    祁醉转头看向于炀,笑了下,两人心照不宣。

    因为种种原因,于炀只和祁醉打过一次solo赛,还是在釜山邀请赛上。

    那会儿的祁醉手伤严重,那会儿的于炀还没经历这半年的魔鬼训练。

    时隔半年,两人期待这场交锋,期待很久了。

    翌日,得知Drunk会上场后,各个赛区的解说都在激烈争执,Drunk和Youth,到底谁才是单排第一?

    中国赛区的解说甲更看好祁醉,赛前分析道:“综合各项实力,应该还是Drunk更强一些,而且这个人的上限太高,虽然被手伤拖累了,但还是他的胜面大。”

    解说乙摇头:“你也说了,他有手伤,Youth就不一样了,Youth几乎每天都在进步,上次釜山赛上虽然被祁醉血虐了,但这么久过去了,这次solo赛……不好说。”

    两人僵持不下,只能在赛场上见分晓了。

    solo赛正式开始。

    第一局,祁醉单局排名第一,狙杀四人,积分540;于炀排名第七,击杀六人,积分265。

    第二局,祁醉单局排名第六,击杀五人,总积分840;于炀排名第二,击杀五人,总积分710。

    第三局,祁醉单局排名第二,击杀七人,总积分1280;于炀排名第三,击杀八人,总积分1125。

    三局比赛结束,卜那那摘了耳机,看着祁醉和于炀的骇人的积分榜气的摔鼠标:“这尼玛说好的打表演赛呢?开场剧本就不对吧?只有我自己真的想着一把枪都不捡,全程当个滴滴司机吗?你们怎么都当正赛打了?!身为冠军队,就不能发扬一下风格娱乐一下,在表演赛上让没拿过奖的战队拿个名次?”

    老凯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卜那那,“这俩神想正式打一场都想疯了,好不容易有了个机会,论坛微博里两边的粉擂台押注都搞起来了,你让他俩给你玩儿表演?”

    解说席上,解说甲笑道:“比赛只差最后一局了,于炀要在一局之中赶超祁醉一百多分,这……不可能了吧?哈哈哈。”

    解说乙远远看着眼神专注神态如常的于炀,摇头:“对Youth来说就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还是那句话,不管积分如何,他是能奋力打到最后一分最后一秒的人,只要比赛没结束,Youth就有无限可能。”

    解说甲笑着一摊手,只好赞同解说乙,“是,众所周知,Youth是非常善于后发制人的,让我们期待奇迹的发生吧,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如果说Youth是奇迹缔造者,那Drunk……他本身就是个奇迹。”

    短暂的休息时间结束,HOG四人回到自己位置上,落座前,于炀抬眸看向祁醉。

    祁醉眼中闪着光,两人对视,同时抬手,轻轻撞了一下拳,然后落座,同时戴上耳机,最后一次的检查外设和游戏设置。

    最后一小局比赛,正式开始。

    ——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