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_ 第189章 夫妻两人争执-

时间:2021-01-14 00:0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威震林海小说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第189章 夫妻两人争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氏从镇安侯府回来后,便有些焦躁,为了儿子的事情,她不得不再努努力。

    但她一个妇道人家,还能找谁帮忙呢?

    娘家也指望不上,因为上回献治虫方子的事情,王氏虽然被人骗了,但也得罪了娘家,哪怕后面她主动求和,娘家人照样还没有好脸色给自己。

    宫中祺妃的势,她是借不到了。别说进宫见祺妃,就是找人传个话进去也不容易。

    真王那里,王氏也去求过,真王也不言辞拒绝,但王氏每回都是碰到软钉子,被真王拿话挡了回来。

    最后,她又不得不走回老路,还是来找丈夫朱远山了。

    朱远山为官三十年,深谙官场内幕,自然也有些人脉资源。

    只要他真的出力,儿子回京也是简单的事情。

    王氏到了丈夫书房外,平复心情,想了想该如何开口后,才敲门进去。

    朱远山现在已经官复原职,还是原来的吏部尚书,而吏部本来就是掌管全国官吏的任免、考课、升降、调动等事务的部门。若说能真正出力的,除了朱远山还能是谁?

    王氏难道不知道吗?她当然知道。但她却舍近求远,绕那么多弯子,又是为了什么呢?

    原来,朱子墨在梅县的风评并不好,政绩也是一塌糊涂,更是被御史抓住了把柄,在皇帝面前大做文章。朱远山岂能不知道,那些御史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又怎么会再替朱子墨出头呢?若不是血脉相连,朱远山恨不得“断臂求生”才好呢。

    再说,皇帝已经知道朱子墨的情况,没有罢免朱子墨的官职就已经是保全了自己的面子了,朱远山如此老谋深算的人,又怎么会为了儿子再去求皇帝呢?

    本来,朱子墨因为犯错才会外放为官的,若他能卧薪尝胆、发愤图强,朱远山也不介意出份力。但哪里想到,朱子墨他不但不思进取,还自毁前程。

    朱远山如此自私自利的人,当然不会为了一个没有前程的儿子而冒风险。

    若朱远山正大光明说出来,也没有这么多的事情,可他偏偏还要做出一副严父的假象,对朱子墨的事情还要装作痛心疾首,失望透顶的样子。

    这才让王氏不能死心,兜兜转转,又跑来找丈夫帮忙了。

    王氏来找自己,朱远山已经猜测到了她的意图。

    只看着案上的文书,没有抬头。

    “你今天去镇安侯府了?”朱远山冷冷问道。

    “是的,老爷”王氏回答道。

    “孩子还好吧?”朱远山只问外孙,却并没有捎带问女儿朱晨曦,可见其多么势力。

    “小牛又壮了,简直就是个小牛犊子一样。我看侯夫人极其喜爱小牛”王氏提到小婴儿,满心满眼欢喜,语气也轻快许多。

    “嗯,那就好”说到这里,朱远山终于抬起头来。

    王氏看着夫君,岁月在他们身上都留下了痕迹,自己越来越苍老,而男人却越来越有成熟的魅力了。

    这太残忍了,王氏突然焦虑不安起来。

    都说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会不会,自己年老色衰,丈夫就会在外面找其他的女人?

    王氏想到这里,便更加坚定要把儿子留在京城,留在自己身边。

    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只有自己的儿女才是最贴心的人。

    王氏想到这里,便委屈巴巴地看着丈夫。

    朱远山看王氏这般年龄,还在自己眼前装可怜,心中不但没有心疼,反而有种厌烦的感觉。

    男人眼中的嫌恶,王氏并没有看见,兀自还可怜兮兮说道“老爷,墨儿的事,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墨儿怎么了?他不是好好的吗?他已经成亲,又有公职在身,还是让他尽早回去吧”

    “老爷”王氏忍不住拔高了声量“难道您就一点都不为墨儿心疼吗?他外放到梅县那里,离开我们身边那么远,有个什么事情,我们也不能帮忙啊”

    “妇道之人。他已经成年,自然要多去外面历练。我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坐到了员外郎的位置了。他连一个县令都做不好,简直不堪重任”

    “老爷,您怎么能这么说?”王氏听朱远山当着自己面说朱子墨的不好,心中十分难受。

    “我怎么说不重要,关键是要别人怎么说?你知不知道,你那宝贝儿子在梅县都干了什么?御史早就将他在任上的种种上奏给了皇上,皇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是怎么斥责我的,要我给你复述一遍吗?”

    “老爷,墨儿只是受委屈才会自暴自弃

    “受委屈?当官的,哪个不受委屈。别说他,他老子我,也不是天天被皇上责骂,要是我也像他那般,一有点小挫折就沉迷下去,还怎么坐吏部尚书的位置?”

    “多少双眼睛盯着我的位置,暗地里想着怎么拉我下来。他可倒好,平白给我捅了那么大的篓子。都说添子多福,他有给老子争口气吗?我受他牵连,被贬了官,有说过他什么吗?还不是看他也是被人陷害的?但他怎么做的?”

    朱远山越说越气,索性掰开了揉碎了说道“本来就是受罚外放,也不想着做出些政绩,也好给那些背地里等着看我们家笑话的人看看,更别说,替他老子长长脸。自暴自弃?自暴自弃还有理了不成?”

    “御史将奏折上上去的时候,我都害臊得无地自容了。我都还没有找他的事情,你倒来替他到处奔走托人?你一个妇道人家,有什么门路,还不是想走我的路子。别人给三分薄面,还好,若驳了你的面子,那我岂不跟着你们一起丢脸?”

    “你现在就是‘转着圈给我丢人,还嫌我不够窝囊吗?”朱远山连珠带炮,一顿开火,王氏首当其冲,承受下所有的炮火。

    但王氏却仍然不放弃,趁丈夫端杯喝茶的功夫,插嘴道“老爷,我知道,墨儿的事情,让你跟着遭了秧,受了难。但这也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打也好骂也好,我绝不替墨儿挡着。但眼下,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替墨儿想想办法,不让他再回去,就让他留在京都,哪怕只做个小吏,让我每天看到他就好”

    王氏说得十分低微,就怕丈夫不同意。

    但朱远山却并不这样想,他觉得王氏体会不了自己的难处,更觉得她在向自己抱怨,那夫妻情分威胁。

    “我想办法?我有什么办法?他自己做下的事情,都登记在案,没有政绩还想升迁?每年有多少学子,参加科举,不就是为了能一朝为官吗?他有机会,却不珍惜。梅县被他弄得乌烟瘴气,民间怨声载道。他若不改过自新,甭想能回京了。你也不用再替他求爷爷告奶奶了,赶紧让他回去,没有什么事情,也不要让他回来了

    “老爷,您就如此绝情啊。我只有墨儿和曦儿两个孩子。曦儿嫁进了镇安侯府,我有女儿就像没有了一样,若墨儿再不在身边,我不是太孤单了吗?”

    “王氏,你也别不知足。真王府大夫人的位置,你既然坐了,就要有那样的气概。朱子墨的事情,你也不要多言。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帮得了一时也帮不了一世。他还年轻,还可以重头再来。若这次他回去后仍然不知悔改,我也全当没有了这个儿子”

    朱远山不是说气话,王氏也知道,他除了朱子墨也有其他的儿子,但自己却只有朱子墨一个儿子而已。

    朱远山不肯帮忙,她做娘的再不出力,儿子还有机会回到京都吗?

    王氏想着自己明明有儿子却像没有儿子一样,心中更加提不起来精神。

    “老爷,您若不帮忙,我自己想办法。您也别怪我,儿子是我生的,甭管他是什么样子,都是为娘的没有教好。您有其他儿子,少一个自然不放在心上,但我却不能不替墨儿操心。母子连心,说到底还是母亲怀胎十月,生养下来的。我还要再努力。哪怕您不让我再做这个朱夫人,我也要替我儿子求个好前程”

    王氏这般,朱远山却吓了一跳,都说为母则刚,果然不假,王氏平日对自己唯唯诺诺,现在却为了朱子墨这么说话,朱远山也有些震动。

    但朱远山却认为王氏只是认不清楚形势而已“你若坚持要这么做,你就去做吧。不过,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朱子墨可是皇帝当着百官说‘不堪重用’的人,没有谁敢替他说话的。你还是死心吧”

    丈夫的话,让王氏心情低落。

    失落落走后,又想起什么,回身说道“曦儿的孩子要办满月酒了,侯夫人让我来告诉你”

    “知道了,御陌的满月,我自然会去的”朱远山说完这句,又低头看向案上的文书。

    王氏见他不再理睬自己,终于认清了现实,离开了朱远山的书房。

    等王氏离开后,朱远山才抬起头,没有说话,久久地望着窗外。

    “妇人之仁”然后说了这一句,扔下了手中的文书,也离开书房,并出了王府。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