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漂亮的她[快穿]_ 130、一个小徐冉-

时间:2021-01-19 15: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耿灿灿小说漂亮的她[快穿] 130、一个小徐冉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作者有话要说:  你好,今天的更新在上一章和上上一章。

    这里的手工fagdao频道,今天接客的是徐冉,作者专栏完结文物以稀为贵

    此章节无需重复购买,到点刷新即可

    替换时间28号17:00

    解决完了班使职责, 徐冉松气了一阵日子。东宫那边传话来说,让她准备一下, 依礼制要去宫里一趟。这月逢八号, 学堂放假,是个天高气爽的好日子。在这个大家都在外出去散心的日子里,徐冉牛气十足地准备去见面圣了。

    东宫派人来接徐冉。

    徐老爷一大早就请了最好的妆娘,从头到脚将徐冉打扮了一番。为了掩人耳目,徐冉戴了帷帽, 裹得严实,站在徐家后门同徐老爷告别。

    徐老爷叮嘱道:“冉冉, 见了官人,千万莫紧张,官人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

    徐冉点点头, 一想到等会就能见到这个国家最高统治者,那心情, 就跟要和国家领导人会面一样,既激动又紧张。

    轿子抬得很稳, 徐冉坐在轿子里, 一动不动地坐正,生怕弄花了今天的装束。

    早上她起得太早,蒙蒙睡意袭来,本想闭着眼小憩一会,方方正正地坐着, 一下不留神便睡着了。

    轿子一路入东宫,太子已穿戴好准备出发。

    马车在旁边等着,小太监朝停着的轿子看一眼,心想怎么没人出来,往前轻轻喊一声,无人应答。

    准备再次开口时,身后却有一人施施然走上前,小太监一瞧,哎呦,是殿下。

    小太监不敢凑得太近。东宫众人皆知,殿下不喜欢别人太过靠近,怕脏。有幸近身伺候着的,每天至少需换五六套宫衣,身上不能有一丁点异味,浑身上下都干干净净的,才能过眼。

    小太监隔了三尺的距离,声音不大不小,低头道:“禀殿下,轿里的娘子,怕是没听见请声呢。”

    太子没理会,径直往前走,在轿门前停下。

    “玉杆。”

    轻轻一句吩咐,宫人立马手忙脚乱找来玉杆。玉柄处拢了好几层帕子,这才敢递过去。

    太子执玉杆挑起轿帘,朝里看了一眼,竟是睡着了。

    “不曾想,世上竟有人能坐着睡着的。倒真让孤开眼了。”

    徐冉正睡得迷糊,懵懵懂懂间闻见一冷玉落地般的声音,语气清高傲慢,不可一世。骇得她咻一下睁开眼。

    竟是太子。

    徐冉慌忙从下轿,一时没注意,勾住了轿栏,啪地一下往前倒。又一次投入太子殿下高冷的怀抱中。

    众宫人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办,小娘子衣服没换就敢碰殿下,殿下定是要发火的!殿下发起火来,那可不是一般的可怕,简直堪称灭顶之灾啊!

    徐冉明显感受到对面人的不自在。

    感觉学神全身上下都僵硬了哦

    她准备往后挪挪脚,顺便收回手,抬头却瞥见太子越瞪越大的眼睛。

    浩瀚之星,深邃墨黑。就连生气的时候,颜值都能保持一如既往的高水平呢。

    徐冉索性不敢动了,准备静候着太子将她揪开。

    太子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没有下一次了。”

    又冷又寒,如皑皑白雪。

    徐冉回过神,对方已经抽身离去,离去前还特意暗示了一个特别奇怪的表情。

    那表情好像在说——“知道你是故意的别装了!”

    天呐,学神难不成以为她是故意要吃他豆腐吗!

    等太子再次返回时,已经从头到脚重新换了一身,冷漠地指了指她,让她上马车。

    上了马车,徐冉望着远远坐在另一头与她遥遥相对的太子,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殿下,我真不是故意要摔的!”学神你千万别误会!

    太子闭目养神,轻描淡写抛出一个“哦”。

    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徐冉忧伤地坐正身子。

    片刻后。

    马车气氛尴尬得不能再尴尬。

    徐冉话唠症再次上线。

    “我还以为直接乘轿子进宫,没想到会先来东宫。”所以睡着了摔倒了她也没有料到嘛。

    太子:“哦。”

    徐冉撩了马车,望着一路车窗外驶过的皇宫,指着九重宫墙外恢弘大气的建筑,小声道:“皇宫真的很漂亮啊。”

    太子:“哦。”

    徐冉继续看风景。

    数秒后,一队皇宫侍卫交班,自宫墙内而过。徐冉眼尖,一眼望见徐丰在队伍里面,兴奋地喊起来:“殿下你看,那是我哥!”

    太子:“哦。”

    这一次,不止是哦一声,他还伸出修长的手指挥了挥,示意她将车帘拉上。

    徐冉屁颠屁颠地拉好车帘。

    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等回家了再同她哥寒暄也是一样的。不过啊,她哥穿起侍卫服,还真是大写的帅!

    不远处的徐丰打了个喷嚏。下意识往四周一望。好像有人在喊他?

    徐冉坐回原位,瞥着目光小心翼翼往马车另一边看去。

    好歹学神愿意哦一声,这证明他还是有耐心听她讲话的。两个人要处两年,虽然每七天才见一次面,但好歹也是盟友了,还是得搞好关系才行。

    而且,这位可是未来皇帝!现在不趁机抱好大腿,更待何时!

    不要犹豫,尽情地讨好学神吧!徐冉思来想去,绞尽脑汁地想要琢磨出能够讨好学神的方法。

    改编流行歌歌颂他?拽两句英文吸引他?跳个舞迷倒他?

    鉴于学神的冷漠和摆在脸上的“生人勿近”,徐冉最终还是选择放弃,准备乖乖闭嘴听话。

    哎,没这个胆呐。

    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她有苏翻学神的法子,也不敢真的上前苏,万一被人当成妖怪处理,那就亏大了!

    官人在正华殿书房接见他们。

    同徐冉想象中不一样,官人栖居的宫殿并非金碧辉煌,神圣不可侵犯的那种。而是走得温和淡雅路线。

    进屋的高几上甚至摆了一株粉红桃花,与釉白的瓷瓶两相映衬。很是符合徐冉的少女心。

    压着头屏着呼吸行了大礼,前头传来官人的声音。

    “以后便是一家人,随意点。”

    这嗓音,瞬间让徐冉想起了她的高中语文老师。一个花了二十万存款只为买一套高级音响听古琴乐的风一般男子。

    徐冉抬头一瞧,望见一个文质彬彬穿着龙袍的男人,年近四十,脸上却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五官并不精致,一眼瞧去却叫人觉得十分舒服,也就是所谓的顺眼。

    压根没有半点一国之君的威严,倒更像是江南文士。

    徐冉不动声色地朝太子快速瞅一眼,心中暗自对比。这两父子画风完全不同啊,一个温和得几乎没有存在感,一个高傲得几乎让人不敢靠近。

    赐了座,一左一右同太子挨着,两人面朝官人而坐。官人寒暄问了几句,徐冉一一作答。问完了徐冉,官人转头同太子说话,流利的大白话立马转变为对仗工整的骈文。

    徐冉怔住。

    两父子就这么当着她面,毫无压力地对起诗文来。

    好不容易聊完诗文,又谈起刘阁老送上的折子。“燕国之乱,现已平定,新君登基,吾国自当遣使相贺。太子认为,该定何人前去燕国?”

    太子道:“领邦之交,取决君主,君主更替,小心谨慎,方为上策。隐公元年,郑国夺嫡,君主仲登位三月,继君惠盟于燕。祭主归来,惠率师城郎,摄位欲求,不书即位。彼时郑之盟,燕三子京,非新君仲。此去贺燕,需巧谋慧眼之士,燕之权,在京在仲,一见分晓。”

    官人点头,“需多议慎定。”

    徐冉全程呆滞状态。

    他们在说啥!好像是很重要的国家大事!难道不怕她泄密吗,当着她面聊政事真的好吗!

    谈了半个时辰,官人终于想起徐冉。

    “小娘子如今就读经仪阁,兼顾礼训,着实辛苦。”

    徐冉连忙摆手,“不辛苦,应该的。”

    官人知道她的渣成绩吗?徐冉偷偷瞄一眼,正好对上官人友好的目光。

    唔,应该知道的吧?毕竟是儿媳妇,肯定会里里外外调查清楚的。那么,他真的不介意儿媳妇是个学渣吗?真的嘛?

    官人微笑,“大典之上,朕静候娘子风姿。”

    说的是两年之后的正式典礼了。

    徐冉赶忙应下。心里碎碎念,反正两年之后就换人了。

    等出了正华殿,太子领她前去后宫,向昆氏见礼。出门便是软轿,与太子一人一顶,朝昭阳宫出发。

    昆氏没说什么,象征性地同她讲了几句。甚至都没有多看她几眼。同太子说话时,语气倒是甚温和,温和到有种“绵里藏针”的感觉。

    太子依旧冷冷的。

    等出了宫门,徐冉以为事情总算完了,没想到车马一拐,径直又往东宫奔了。

    徐冉弱弱地问:“殿下,不是直接送我回府吗?”

    太子闭目,轻启薄唇:“观东宫后,自会有人送你回府。”

    原来是要领着她去逛东宫。

    车马一停,太子往外准备下车,徐冉跟着下车,脚踏在半空中,太子回头冲她道:“乘车观宫,不必下车。”

    然后就有宫人将她重新扶回去。还没坐稳呢,进来一个大宫女,名叫素华,专门为她介绍东宫各所。

    徐冉趴在车窗边,望着太子离去的背影发呆。

    他一个走在最高处台阶,身后众多宫人依次相随。宫人们隔着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不敢太近也不敢太远。

    夕阳落在殿檐玉瓦之上,余晖照耀的光晕拢成一团,一点点从他周边散发开去,仿佛有无数的星点,将他重重包围。

    太子越走越远,最后消失不见,一声重重的殿门声,阻拦了所有的目光。

    徐冉指着前方那座宫殿道:“殿下住那里吗?”

    素华恭敬道:“回娘子的话,正是如此,殿下一个人居于春和殿,除每日晨宫女太监进殿伺候打扫外,一般禁止外人进入。”

    果然是个奇怪的人。那么大的宫殿,他却不许外人进入,一个人待着,难道不会无聊得发慌吗?

    “总要有人伺候梳洗啊之类吧?”

    素华低头:“挨着的西华殿,为殿下梳洗专用。”

    徐冉在脑海中描绘学神每天早晚穿着中衣从一个宫殿游荡到另一个宫殿穿外衣洗漱的场景。

    唔,好诡异。

    逛了一圈,徐冉大致对东宫宫殿分布有所了解。其实她也就只要记住两座宫殿即可。

    一是西华殿,她日后要接受礼训的地方。为什么和学神梳洗专用殿是同一个呢。从素华委婉的说辞来讲,好像学神怕她弄脏其他宫殿,索性直接腾出西华殿左边大间供她礼训。

    二呢,则是学神独居的春华殿。素华小心叮嘱,千万不要擅自进入春华殿。重要的事情素华说三遍,徐冉妥妥记住了。

    逛完东宫,徐冉乘着软轿原路返回徐府。

    一整天都是绷着的,回程的时候,才慢慢放轻松。

    累死个人啊,简直比让她连写两页算术还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